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区 >

新闻1+ 1丨“中等生”交出学霸成绩单 三明之“治”中可以学到什

  www.nmgvt.cn自贸港观察·焦点 海南高企:风劲潮涌千帆竞!三明治,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了,它来源于英国的一个不出名的小镇,但是现在已经成为西方国家、甚至世界范围内都知道的一个简餐。

  数据来看,沙县小吃的发展令人惊叹。但我们今天不仅仅是要关注沙县小吃,更重要的是关注沙县小吃的所在地,福建三明。

  三明这样一座城市,不仅有沙县小吃这个名片,还有“三明医改”、“三明林地改革”等等改革经验。为何能有这样的改革经验?新发展理念,在这座城市有着怎样的实践?又给其他城市,带来怎样的借鉴和思考?

  “三明医改”、“林权改革”,还有国民美食“沙县小吃”,这些具有全国影响力的改革案例,都是三明打出的响亮“名片”。三明医改,2019年三明人均医疗费用1734元,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46%。三明林权改革,2019年底,三明林业总产值达1146亿元,农民人均涉林纯收入5090元,森林覆盖率达78.7%。

  大家之所以感叹三明的改革治理实践,某种程度上来说,源于一种反差。三明原本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城市,在中国这么多的城市中,不管是地理位置、优势资源、资金财力、还是国家给予的特殊政策,都不算突出,只能算是一个中等经济水平的城市,今天很多媒体报道时用的一个形容词是“中等生”。但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依然能够探索符合本地发展、又能供全国去参考的治理改革经验。那怎么看待三明在发展和治理上的探索和实践?

  中国工程院院士、“三明实践”课题组组长王安表示三明有许多方面的改革,但影响最深的是林权制度改革。随着时代发展,不同阶段有不同改革方案,有不同补偿办法、标准。一开始是“股权制改革”,“分股不分山,分利不分林”。随着时代推进,分配不均衡、管理不到位等问题越来越突出,后来进行了林权制改革,不仅有利于促进提高林业植被覆盖率,也提高了农民收入,一举多得。现在的改革是“林票制改革”,也叫“林业金融”,让银行跟林业良性互动,实现票据流转,实现了森林覆盖率进一步提高,同时,这几年农民收入也增加了。

  中国工程院院士 “三明实践”课题组组长王安:三明被称为“中等生”,跟它的经济体量有关,为什么恰恰是这个经济条件排不上前面的城市,能够在各项工作、经济发展、生态建设上一举多得?这与他们干事认真落实,一届又一届去推动改革、推动落实、推动工作细化有关,这一点值得其他地方借鉴学习。这几年,三明“三钢”改革,从2000年100万的生产规模,发展到现在的650万,但它“增产不增污”。最值得深思的是,这么快速的发展,持续扩建,产业升级换代,但没有提高它的负债率,负债率控制在50以下,在同行业中值得学习。还有它控制了建设费用,比同行降低了30%,降低了建设费用就增加了盈利空间,这方面值得深思。

  中国工程院院士 “三明实践”课题组组长王安:在三明所有的改革当中,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医改。医改是一个世界难题,为什么能在三明得到落实?它实际上是捆绑式的改革,医院的改革、医保的改革捆绑在一起。让医院注重医疗体系建设,端口前移,实现了两个目的——医疗费用降低了,人民满意度提高了。三明能啃下医改这块“硬骨头”,得益于他们干什么工作都有体系、有措施、有办法、有监督、有考核,面对什么样的改革、规划,他们都有成套的“套路”,主动推动改革。企业也好,政府也好,无论推动什么工作,如果都能形成系统的细化措施,就能把规划落实,三明这一点做得很好。

  一个县,有6万多人外出经营小吃,开到全国的门店,超过了8.8万家,年营业额超过500亿,辐射的创业者,更是超过了30万。沙县小吃,为什么会有今天?

  1997年,被认为是沙县小吃组织化发展的元年。1997年,沙县决定,组建沙县小吃的“正规军”。这一年,沙县政府也鼓励乡镇干部,停薪留职两年,外出经营小吃。作为条件,这些干部必须承担起协调管理所在城市小吃业主的职责。2008年,沙县小吃集团正式成立,按照现代餐饮的经营管理模式,提出“标准化、连锁化”,推动沙县小吃转型升级。沙县小吃的发展,其实就是一个从“游击队”到“正规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政府起的作用非常重要。是支持、服务,还是放任不管,都决定着沙县小吃朝哪个方向发展。

  中国工程院院士 “三明实践”课题组组长王安:政府主要在三方面起了作用:一是及时发现问题并成立专项领导小组;二是制定五年规划,对重要产业进行规划;三是制定指导意见。一个是实现了政府统一领导,另外,在五年规划当中统一指导产业发展,这样,政府起到很重要的引导性作用。现在企业越来越规模化、产业化、现代化、经营化,这个品牌将来就会不断固化和提升。

  中国工程院院士 “三明实践”课题组组长王安:三明也好,沙县也好,不论做什么都要成立综合性领导小组。有些改革很难,像沙县一开始统一思想也挺难,比如沙县小吃,统一每一个“散兵游勇”的农户变为集团化经营,首先是思想观念的转变,然后再按集团化经营标准、流程,进行园区的建设等,不仅需要简单的指导,还需要指引。

  改革,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它也不难,因为它与地方有没有钱、有没有资源、有没有政策,并无太大的关系,关键是看愿不愿意转变理念去做,愿不愿意去啃这个“硬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