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坠子一唱半个世纪(图)

  今年63岁的郓城随官屯王庄农民王合义,继今年年初在河南马街书会获得全国“说书状元”后,最近又在天津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全国曲艺大赛中获得牡丹提名奖第三名佳绩。近日,王合义向记者讲述了他53年来与坠子书的故事。

  “我打小就好这个,村里来个说书唱戏的,都会一听到底。”王合义说,他从9岁就开始学唱坠子书,12岁正式拜师学艺。

  回想起小时学坠子书,王合义感慨万千。“一开始家人反对,只能偷着学。”王合义说,村里一个堂叔会唱坠子戏,他一下学就往堂叔家跑,有时学得痴迷甚至忘记回家吃饭,家人来找时,就只好躲起来。王合义告诉记者,有一次他藏到堂叔家的桌子下学坠子书,竟不觉睡着了,家人找到他时已是夜里十一点多。

  这样背着家人断断续续地一学就是3年。直到有一天邻居跟他父亲说,“你家孩子在街上唱戏呢”,这时家人才知道他会唱坠子书。父亲带着他找到有“唱遍大江南北,江湖道德吕传丰”之称的坠子书艺人、郓城曲艺队队长吕传丰,吕传丰看了王合义演唱后,觉得可塑,便收下了这个徒弟。王合义成了吕传丰唯一正式弟子。

  名师点拨加上自身努力,学了一年的王合义就小有成就。市里、县里有曲艺汇演他就参加,自从1964年在县里曲艺汇演取得了少年组第一名,其后,每次汇演基本都是得第一名。

  此后,县里成立曲艺队,王合义成为曲艺队成员,并成为队里的顶梁柱。19岁那年,他在千余座的郓城剧院专场演出现代长篇坠子书《平原枪声》,连演四十天,场场爆满。“不喝汤不吃饭,也得听老黑的马英传”,当时在郓城流行着这样一句话。马英是《平原枪声》里的主人公,人们则亲切地称呼王合义老黑。

  有次王合义到郓城五界演出,空旷大打麦场上,云集了二三千人,为让老黑的声音传得更远,人们看得清,老黑就站在用车轱辘担起大木门搭建的草台上唱开了。人们一听就听到三更天,白天就难免发困。据说,一个村民和队长晚上听了老黑的戏,白天翻地时,一个拉牛,一个扶犁打着盹,竟迷迷糊糊地走出二里地,把外村的地都给人家翻了。中国女鞋加盟品牌排行榜(组图)

  农闲时出门演出,农忙时就回家干农活。眼看着其他艺人纷纷弃艺从商,王合义不为所动,依然走南闯北靠说书挣点生活费,“不为挣钱,就是喜欢,一天不让我唱我就难受。”王合义说,他一路唱下去,向北唱到内蒙、黑龙江,向南唱到贵州。

  直到2006年,他来到郓城水浒好汉城,告别走南闯北卖唱生涯,开始有了固定的说书场所水浒书场。除了在好汉城为游客演出,还开始参加省里及全国性的曲艺比赛,屡屡获省里及全国性大奖。

  “我要用这10万元买个徒弟。”这是王合义在2010年省里的一次曲艺比赛中斩获金奖并获得10万奖金后,面对坠子书传承人难找的现实的呐喊。王合义收过四个徒弟,不过这几个徒弟纷纷转行了,“一个个都出息了。”王合义说,如今他最心急的就是再找徒弟,把坠子书传承下去。

  王合义告诉记者,为了让坠子书重新走进人们的视野,他近日要成立郓城合义曲艺团,希望通过抱团发展来扩大曲艺影响力,以吸引年轻人,物色徒弟。

  王合义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亲眼看到自己的徒弟能走上全国曲艺大赛的领奖台。来源齐鲁晚报)www.hlj2s.cn